勇者之路 | DAY1-玉珠峰,华耐登山队来了!

来源:未知2020-06-25 15:09

为什么要登山?不同的攀登者,有不同的答案。有人认为,登山仅是一项户外运动,在华耐家居董事长、全球第一支完成7+2的企业登山队创始人贾锋看来,其实登山对于很多企业家、许多人来说,是在寻找一种力量,在磨砺自己,是对自己心智的挑战、训练、磨砺,或者是在暗示自己、提醒自己要在逆境中绽放,永远保持攀登向上的一种状态。

走近高山,注视天空与山峰,这些在登山中易于流逝的也是难以忘怀的经历,将会成为我们生命中的珍宝,支撑我们度过幽暗时刻。后疫情时代,我们亟需这样珍贵的体验,当勇敢地站立在生命中从未企及的高度之上,也许我们还将收获新的感悟和自己。你有多久没有与自己对话了?这一次,正好和他们一起出发。

出发!前往人生中第一座6000米以上的雪山

北京时间2020年6月20日,为了人生中第一座6000米以上的雪山,他们出发了。华耐登山队员李清源、李硕从北京出发乘飞机飞往格尔木,张迪从昆明出发,王永福从成都出发。巧合的是,他们的第二段从西宁飞往格尔木的飞行计划是同一班次,北京时间16:25分飞机降落在格尔木机场,4名队员完成了首次相聚,他们离雪山更近了。

(华耐登山队员;华耐家居整合营销中心总经理李清源代表华耐登山队本次活动祝酒)

6月21日,参加完玉珠峰登山活动的启动仪式,队员们便乘车前往西大滩登山基地。在前往西大滩的途中,一路上下着蒙蒙小雨,快到西大滩,天气就变成了雨夹雪。在西大滩,白天温度只有5度,对于从30多度的城市来的他们,也是一个不小的温差考验(头一天还穿半袖T恤,今天就穿上了保暖裤和羽绒服)。

未知的体验永远在前方,西大滩海拔4200米,比格尔木(海拔2800米)高1400米,毫无意外的,4人一到西大滩,头疼的特别厉害,出现了高原反应。下午3点,伴随着双脚沉重,汗流浃背,两腿发软,口干舌燥,肌肉酸痛…华耐登山队的4位队员强忍着高反参加了3.7公里的高海拔徒步适应拉练。晚上10点多,队员李清源和王永福高反情况更为加重,出现了头疼、头晕、连续呕吐等症状,队医也多次过来查看和治疗。

(队员高反严重)

领略了高原环境的艰险,真正进入攀登的日子,又充满了温暖和快乐,他们说:“想到另外两名老队员已经成功出发在路上了,有他们的陪伴和相随,心里便有了底气。”无兄弟,不登山!

(队员徒步拉练中)

历经36小时 艰难会师

华耐登山队教练宋强、华耐登山队队员文军,这两名老队员的玉珠峰攀登之路,则格外的“艰难”,让人很难不被一路上绝美的风景所深深吸引,也跟着行程中的各种突发事件一同经历心情的跌宕起伏。

北京时间2020年6月20日,他们驱车前往石家庄北站火车站,乘坐22:37石家庄北站-格尔木 Z21次长途列车。晚上9点半到达了石家庄北站, 2个150L的大驮包(每个驮包大约40公斤),还有2个40L的登山包,一个双肩摄影包,这是2人的随身行李。从火车站门口到进站安检口有大约600米的距离,他们背着自己的双肩登山包,还要一前一后地提起2个40公斤的大驮包(每个人要承担的重量超过100斤)。

这段600米的路,他们休息了4次……好不容易进了安检和检票口,离站台还有400米的路,他们依然是走走停停。当稳稳坐上前往格尔木的火车,已然是深夜10点33分,2人已汗水浸透全身的衣服,体能几近虚脱... “无论如何,顺利登上前往格尔木的列车。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华耐登山队教练宋强说。

在火车上睡了一晚,随着火车逐渐进入高原地带,海拔在2000-3000米徘徊,他们幸运的提前适应了高原的缺氧环境。当车窗外出现雨后彩虹,华耐登山队员文军说“在当下这个时刻,这像是久违的甘霖,洗刷了心里的尘埃,将藏在心底的对美好向往的意识再次重启。”

经过近24小时的车程,2人顺利到达格尔木,6月22日7点半,文军和宋强打好背包前往西大滩,中午12时,他们终于到达西大滩,在登山基地,6名华耐登山队员,历经36小时,此刻华耐登山队终于完成了艰难会师。

明天,他们将前往玉珠峰大本营,又会感知别样风景。每当拥有一种新的风景,我们的人生就会多一种被度量和观察的方式。以新的尺度来观察生活中的日常行为,都会突然变得更有趣,还让我们和相似的人,比如志同道合的攀登者,有了更亲切的联系。

(华耐登山队员;华耐家居总裁助理 文军活动分享)

前方是未知的雪山征途,坠落、高山症、冻伤都有可能,只有安全返回才是真正的目标。来自于攀登的精神力量,将陪你走过每一个幽暗时刻,抵抗所有的不确定性,也将在低迷的时候,提供一个坚强的栖息之处。无论未来如何,当下所拥有和经历的,都是最闪闪发亮的此刻。祝福华耐登山队!



上一篇:开业两个月获副市长点赞,松霖·家全新家装模式备受关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