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托教育尽快提上日常才是对幼儿最好的保护

来源:未知2017-12-18 10:55

幼托教育尽快提上日常才是对幼儿最好的保护
 
  近年来随着儿童的增加0-3岁这个阶段成为了空窗期,3-6岁的幼儿园教育日趋完善,6岁以上义务教育已全面普及,但3岁以下幼儿教育却被相对忽视。
 
  一般认为,幼托教育从属学前教育,专指3岁以下儿童的托管服务和学前教育。随着“二孩时代”到来,传统家庭照顾模式出现难题:首先,现代社会大多是职业女性,而大部分省份妇女产假是6个月,孩子半岁后,母亲产假随之结束。其二,由于晚婚晚育推行,作为父母看护的主要支持方式,也不得不面对老龄化的冲击,况且,很多80后、90后也不认同老一辈的育婴观念。其三,去年以来,累积生育势能逐步释放,高龄孕产妇比例有所增高,家庭照顾的压力陡然升级。调查数据显示,88%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而全国有幼托需求的孩子多达3000万。相形之下,幼托教育资源严重短缺。
 
  幼托教育的真正难点在于它不独与“教育”有关,而是牵涉甚广。比如很多家长不放心把孩子托付他人,因为现行法律还没有“虐童罪”,制度环境不完善。还有,“托管服务”既与民政有关,也与教育有关,更与妇联相关,谁是幼托教育的主管部门?国外已有不少办幼托教育的成功经验。比如丹麦施行公共托育服务,有许多私人日托中心、综合年龄小组等机构,国家保证从业者质量,经过严格训练和评估后聘用;加拿大施行家庭式托育,在取得法定执照后,教育部设立标准,包括基础设施、托育与安全、职员质量、职员与儿童的比例等;美国托幼形式比较丰富,根据家庭和地方情况不同,有些孩子被送到日托或幼儿园,有些进入学校开设的学前班,有些则留在家里由亲人或者请人帮助照看。综上,有许多可借鉴的地方:大力发展公共幼托机构,明确相应的主管部门,像办幼儿园一样去办托儿所;支持民营幼托教育,动员社会力量共同建设,但从业标准应该更严格,特别是从幼师资格中分离出托育方面的专业资格,辅以机构培训,置于全程监管,消除父母的担心,保证幼托的质量。幼有所育是关系到“谋民生之利、解民生之忧”的重要话题,其中的幼托教育更关系到很多人的现实需求,希望能尽快被提上议事日程。
 


上一篇:宣化科技职业学院学前教育学院 炒股跳楼
下一篇:教育筑牢明德拒腐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