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高材生林书豪说起NBA生涯落泪了,但他这个弱点中国教育都有

来源:网络整理2019-08-17 12:30

哈佛高材生在职场就是精英的代名词,如果一个NBA球员与哈佛大学联系在一起,绝对是稀有动物。中国球迷熟知的美籍华人林书豪,是自1953年后首位进入NBA的哈佛大学学生,在姚明退役,易建联、孙悦、周琦从NBA黯然离开后,林书豪就成了中国球迷心中唯一的华人偶像。

他当得起偶像,2012年2月,效力于尼克斯队的林书豪曾经在NBA赛场刮起了一场“林疯狂”式的旋风,并在休赛期得到了火箭总经理莫雷开出的一份毒药合同,成为火箭队首发控卫。然而高失误率和不稳定的发挥,使他逐渐失去了球队的位置,并开始了在多支球队的流浪生涯,直至现在的无球可打。

毫无疑问这与球技有关,但在美国这种文化环境下,特别是在商业化的NBA,机会又不完全取决于球技,还与性格和情商有关。而扎心的是,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弱点,这取决于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教育方式。

在NBA,有的人可以支配教练,比如飞人乔丹、黑曼巴科比、皇帝詹姆斯,但有的时候,你的命运就完全掌握在教练手里。教练为你设计战术,你就有更多的机会,被教练或队友忽视甚至放弃,你的天赋就难以得到发挥,甚至无球可打。

典型的还有曾经单换詹姆斯的2004年状元魔兽霍华德,从魔术换到湖人以后就一路走了下坡路,因为他并没有能够被球队老大科比接受,成了老大眼里的软蛋,但他在魔术可是超人一样的硬汉。35秒得到13分的麦迪,以及处于退役边缘的安东尼,都是在油箱还有很多油时突然被教练放弃,基本都是因为无法处理好与教练和球队老大的关系,无法接受教练给自己安排的位置而被放弃,这些都是情商缺货的表现。

这一点,情商和个性的培养,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尤其缺乏,从而影响了国人的发展空间。

同样以中国的NBA球员为例,最成功的状元姚明,因为有姚之队背后的支撑,在火箭队打的风声水起,但同样处理不好与中国国家队的关系,最后因为过度的训练和比赛导致左脚踝应力性骨折,而不得不退役,NBA生涯不足十年。天赋不输姚明的王治郅,更是由于没有能够处理好与中国篮协和国家队的关系,而被因家队除名,也因此影响了NBA生涯,因为球队也要考虑中国市场,和未来与中国蓝协的关系。首轮第六顺位被雄鹿队选中的易建联,竟然明确表达不愿去雄鹿队打球,虽然也曾打出29分10个板的出色成绩,但也没有摆脱流浪和被抛弃的命运。看这三个人的性格,姚明外向开朗的多,且有团队背后支持,所以在NBA成功了,还被弗老大出头保护过。王冶郅是一个腼腆的大男孩,易建联内向,当教练没有给你安排战术,队友也不愿和你配合的时候,你不可能有机会,即使天赋再高。

其实在其他领域,中国人也很难成为“领袖”,你可以做好本职工作,但你难以成为领袖,特别是身在西方国家或者西方人为主的团队,这并不能简章地看成是歧视,而是融入环境的能力、影响他人的能力不足,甚至是意愿不强。

我们的传统教育与西方教育有很大的区别,杨振宁先生在比较中国与美国的研究方法时,归纳为中国采用的是“演绎法”而美国是“归纳法”。这种研究方法的不同,实际上是取决于两种教育方法的不同。中国的教育方式是老师(领导)”传授“知识,学生(下属)听、记和理解,学生天然就认为老师说的都是对的,因此在学的过程中没有怀疑和批判,再用老师传授的知识去机械地解释世界。西方的教育更多地是“启发"式,老师提出问题,学生思考,找出答案或发现规律,因此学的过程中学生需要不断提出自己的看法,需要和老师、同学们交流、辩论,然后逐渐逼近和得到正常答案。在中国,老师给的题目通常是有标准答案的。而在西方,老师给的题目可能没有标准答案,甚至没有答案。

一篇文章曾经介绍过,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在做论文时,需要导师给出题目才能做,而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找题目。

著名的沃顿商学院的使命是通过总结培养领导人才来促进世界的发展,它的商业教育模式是在教学,研究,出版和服务中处处强调领导能力,企业家精神,创新能力。而沃顿商学院MBA招生办主任托马斯·卡里在上海招生时曾经说过,沃顿需要的是”能给沃顿带来价值,思想、智力上是否具有好奇心“,而最容易拒绝的是具有完美经验、成绩和申请材料的人。也就是说,西方教育不喜欢缺乏个性的人,因为没有好奇心就可能没有足够的上进心,培养价值也就降低。

两种教育方式的特点是,中国人习惯于听、信,不习惯于大胆表达自己的主张,不愿意怀疑或质疑老师、领导和权威,温良恭俭让被认为是美德,即使有不同看法也要说的含蓄,这不仅不利于培养领导力,而且增加了沟通的成本,也不易高效解决人际争端,这属于情商不足的范畴。

而在中国,大概只有”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提倡批判精神,和以培训领袖人物为使命。但由于进入北大的学子已经是经过了十八年的传统教育,北大能做的也只能进行一些局部雕刻,而难以从根本上改变多数人的本质了。

而西方的教育,恰恰是培养了张扬的个性,表达的直接,批判和质疑,因此无论是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他们更容易否定已有的东西,而更多的倾向于探索未知的世界。归纳法的应用,更容易出现原创性的东西,包括理论或技术,并愿意和能够领导团队、群体和社会。

中国已经走向世界,因此,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方式需要进行调整,才有可能真正融入和领导世界(如果有意愿和机会)。

教育的改变,需要从家庭教育,启蒙教育开始。学会让孩子观察和表达,学会与小朋友、同学相处,多参加群体活动,在活动和交往中学会大胆表达看法,和尊重别人的意见。



上一篇:与B站“定位相同”的教育公司,赴美上市能有何作为
下一篇:现钞混存、区块链电子存证……京交会上感受金融科技的力量